中新網安徽新聞正文

界首這名女教師用愛守望“星星的孩子”

2019年09月10日 15:08 來源:界首融媒體中心

有這樣一群孩子

他們不善表達、行為怪異

他們永遠沉浸在自己孤獨的世界里

像天空中閃爍著卻遙遠的星星

充滿詩意卻遠離大眾的世界

靜靜地、孤獨地閃爍著

他們有個動人的名字

“星星的孩子”

在醫學上他們又被稱為自閉癥兒童

界首就有這樣一個孩子

幸運的是在他孤獨閃爍的時候

遇到了一位如月亮般的老師

陪著他發光,指引著他閃爍

于是那片小小的星光

就愈加閃亮

一封感謝信

  “您好!教師節我想投稿,想感謝咱們界首的一位老師。”9月8日晚,界小布收到一位網友留言和一封感謝信。信中介紹了界首一位音樂老師對她的孩子3年來的諄諄教誨,字里行間寫滿對老師和教育部門的感激之情。

  來信的網友叫王麗,是一名年輕的媽媽。與其他孩子父母不同的是,她的孩子李曉天是一名自閉癥兒童。自閉癥是一種先天性疾病,至今無法查明病因,主要表現為社交能力障礙以及難以自控的行為異常。家長面對這些“來自星星的孩子”,可能更大的問題是孩子終身無法獨立生活的殘酷事實。

  王麗沒有放棄,而唯一的應對方法就是對孩子進行長期的干預訓練,以期達到最大程度上的社會適應能力。目前我國最權威的干預機構就是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,所以在孩子兩歲的時候,王麗就去了那里進行系統學習和訓練。經過不懈努力,孩子在各方面都取得了顯著的進步。

  2016年,到了小學開學的日子,別的孩子都開心地上學去了,李曉天卻沒有學校愿意接收。“老師建議送到康復中心、特教學校。但因為孩子智力還可以,主要是有社交障礙,需要正常的學校。”

  “上幼兒園的時候老師反映孩子很喜歡電子琴,一彈琴曉天就往前面湊,我就想孩子是不是對音樂感興趣。”后來王麗就給孩子買了個電子琴,很驚奇地發現孩子把鋼琴上用記號筆標上了高低音。

  “我們抱著試試的態度,找了一些輔導班,很多輔導班拒絕接收這個孩子,說他老是動、也不能溝通,還沒坐在那里就跑了。”學校不接收,老師都說不行,王麗夫婦深受打擊,就在他們絕望之際,遇到了界首四中的一位音樂老師鄭婉瑩。

  “是鄭老師給了這個孩子希望,給了我們這個家庭希望。”王麗說她經朋友介紹,認識了鄭婉瑩老師。“去見鄭老師的時候心里也特別忐忑,因為那個時候孩子也小,坐不住。”問了鄭老師情況,鄭老師就說還可以,就是不太能坐得住。

  星星的孩子遇到月亮老師

  鄭婉瑩老師清楚地記得第一次見到李曉天的情景。“三年前的時候,我記得是一個晚上,我第一次見到曉天,那時候他還很小,見到他,他也不看我,也不和我打招呼,和其他的小朋友都不太一樣。我就讓他坐在鋼琴面前,不用我說他自己就彈出了一些旋律,當時我特別震驚。”

  據王麗介紹,李曉天之前從來沒有學過鋼琴,經常在電視上看別人彈就自己能彈下來了。

  從來沒有接觸過自閉癥的孩子,鄭婉瑩坦言一開始不知道怎么面對這樣一個小朋友,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教好,抱著試試的態度,給李曉天免費上鋼琴課。

  “剛開始上課的時候確實有點困難,屋里就我們兩個人,李曉天彈了一兩分鐘,就會圍著房間轉一圈,摳摳墻上壁紙,再轉回來,每次都要在懷里摟著他,他才能坐得時間長一點。”

  由于溝通能力的缺乏,再加上孩子本身肌張力過高,對精細動作的控制力不夠好,導致困難層出不窮:“節奏不準、指法不對、小毛病更是數不勝數。“好在曉天有很好的音感,在鍵盤上隨便談一個音就能說出來是哪個音,表現出對鋼琴的濃厚興趣。”

  “我個人也想把音樂對自閉癥影響多了解一些。”為了更好地指導孩子,鄭婉瑩買了很多有關自閉癥兒童的書籍,看了很多視頻。孩子沒有音樂基礎,她就一個音符一個音符的教;孩子很難感受鋼琴的彈奏力度,她就握著孩子的手指在皮膚上一下一下地感覺。類似的事件在這幾年內每天都在重復上演。

  鄭婉瑩說,雖然教曉天費的功夫要多一些,但是成就感也特別大,特別是看他能坐在那里安安靜靜地彈完一整首曲子,那個成就感真是油然而生。“開始的時候,兩分鐘都坐不住,后來一點點慢慢地一節課45分鐘都能坐下來,很多精細動作,不用提醒也能做得很好。”

  “曉天特別可愛,也很聽話,看到他進步自己非常開心,不光是他的進步,也是我的進步。”

  “鄭老師真的是用他全部的愛和耐心來教曉天。”王麗說,“開始上課時曉天喊鄭老師媽媽,正是付出了很多,孩子才有這種反饋。”

  三年的練習,王麗也明顯感覺到孩子的變化。“剛開始送他來的時候,注意力只有3秒,根本坐不住,現在能彈2個小時,注意力、情緒好了很多,說什么都愿意聽了,多動也都沒有了。”在鄭婉瑩耐心教導下,孩子彈奏的手法和技巧日益向好,已經能夠獨立識譜并能流利彈奏曲目,還在今年順利通過了鋼琴五級考試。

  “這讓我們又一次重燃了送孩子進入普通學校學習的希望。這一切一切的改變,都離不開鄭老師的辛勤付出。”王麗在感謝信中寫道。

  三年沒收過一分學費

  “我曾托朋友問鄭老師鋼琴課價錢,鄭老師堅持沒有收過一分錢。”王麗說。

  “我想帶帶這小孩。”鄭婉瑩說。“開始就想試試看,慢慢相處中對曉天有了感情,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。”

  “3年來,每周一到兩節課,鄭老師從來沒有斷過一節課,前段時間,鄭老師剛剛懷孕,但趕上李曉天鋼琴考級,還特意加了幾節課。一直都想感謝鄭老師對孩子的幫助,對整個家庭的幫助,不知道該怎么表達,于是就寫了封感謝信。很多老師可能覺得他面對的只是一個孩子,但對于我們來說,孩子就是我的世界,鄭老師是給了我們家庭希望的人,她對我們的幫助,不是用語言能表達出來的,能遇到這樣的老師是小孩的福氣,也是我們全家人的福氣。”王麗反復說道。

  9月9日上午,王麗夫婦把感謝信、錦旗和鮮花送到了鄭婉瑩所在單位界首第四中學和界首市教育局,感謝他們培養出了這么優秀的教師。

  得知此事時,第四中學副校長李紅說,她感動但沒有感到意外。“鄭老師一直是我校一個認真負責的年輕教師,從婉瑩到學校以來,所有教師社團活動、學生活動,她都積極參與,為師生作了不少貢獻,從不講報酬。在業務上也很鉆研,在多次比賽中,為學校獲得不少榮譽,深受師生喜愛。”

  “她特別熱愛這一行吧,懷孕幾個月,學校活動如果不攔著她,她還要參加呢。特別喜歡小孩子,李曉天有那種天賦,教的時候感覺她也很快樂。”丈夫榮云翔說。

  “只要曉天需要,我會一直帶下去。”鄭婉瑩說,曉天現在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,看著孩子一天天的成長改變,她很好奇曉天以后的生活,也希望鋼琴能對他的未來生活有一些幫助。

  據王麗介紹,學過鋼琴后的曉天注意力集中了,慢慢開始學習畫畫,打籃球、樂高、簡單編程。今年9月,10歲的曉天順利入學,在界首市附屬小學讀一年級。“現在的老師對他也非常好。”雖然還是和別的小朋友有所不同,但曉天已經慢慢開始學著融入集體生活。這對他的成長是有幫助的。

  教師節前,曉天自己動手畫了一幅畫,精心裝裱后作為教師節禮物送給鄭老師。畫面中,他和老師坐在鋼琴前在上課,鋼琴是黑白的,世界是素雅的,而他給自己涂上了靚麗的一抹紅……

在茫茫夜空中

鄭老師如月亮般純凈溫柔

靜靜地守候在李曉身邊

用明亮和溫暖點亮他的世界

希望更多的星星能被溫柔以待

遙遠的那片星空

漫天星輝

  采訪手記:

  本次采訪結束時,界小布反復跟曉天的媽媽確認,文中曉天的名字需不需要用化名?王麗告訴界小布,她不避諱別人知道她的孩子是自閉癥兒童,自閉癥不是網上說的那樣會自殘、攻擊別人等,對于這個群體,她讓大家有個新的認識,曉天有可能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自閉癥孩子。

  王麗說,很多家長發現孩子有自閉癥會非常無奈、無助,自己也是從那個時候過來的。孩子大了只能往一些機構送,但是機構水平參差不齊,有的孩子可能就被耽誤了。現在這么多年,自己也有了一定的專業知識,她也一直想幫助有相同經歷的家長,做一些免費支援幫助。

  《中國孤獨癥(自閉癥)教育康復行業發展狀況報告》顯示,目前中國自閉癥患者可能超過1000萬,0-14歲患者或超過200萬,并以每年近20萬的速度增長。他們需要這個社會給予更多溫暖關愛、包容和接納。(殷曉  溫夢垚)

編輯:劉浩

中國新聞社安徽分社版權所有: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
主辦單位:中國新聞社安徽分社 地址:安徽合肥梅山路8號 郵編:230021
聯系電話:0551-65533351 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网络赚钱团队真假